目录
设置
书架
书页
礼物
投票
设置
阅读主题
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
字体大小 A- 18 A+
页面宽度 900
保存
取消
正文 第8章 偷油的故人
编辑:金诃| 字数:2149| 更新时间:2018年10月12日

大雨丝毫没有停止的迹象,赵映浦吃完晚饭后找到老赵,给他说了说刁守福的安排,老赵忙着打牌表示知道了,又将今晚看铺的活强行顺手派给映浦了。

在工地由于铺路机挖掘机装载机等机械停的离工棚较远,每晚都得有人值班看铺,虽然刁守福接到通知今晚可能有人来偷油,但是在老赵他们看来这压根不算事。

偷油的大都是当地村里的一些闲散青年,虽然他们的行为已经可以定性为涉黑性质,但是没人在乎。

他们只是偷油,一般不伤人,毕竟在工地工作的大都是当地人,一个是犯不上,再一个是用不着,轮到谁看铺,递进去两百块钱大家便相安无事,第二天一早给市政打报告,由市政上报警处理,毕竟油钱是市政上出。

赵映浦抱着铺盖,裹着雨衣,随便找了个巨大的水泥管子,这些用来铺设排水系统的水泥管大都直径两米,用塑料布将两头堵上,铺上垫子睡觉那是极好的。

赵映浦收拾好自己的临时住所后,并没有躺下,他拧开了收音机,也不知道哪个电台在播放风的季节,一个男生翻唱的。

这排水泥管密密麻麻排了上百米,摞了两层,赵映浦就找了一个上面的水泥管子,堵上一面后他将腿伸在外面抽起了烟。

远处工棚的灯光在大雨之下也显得有些昏暗和不真实,翻唱的粤语老歌也让赵映浦思考的恍恍惚惚。

“喂,哥们,醒醒。”不知过了多久,赵映浦觉得有人再拿东西敲自己的脚板,他这才发现自己将脚伸在外面睡着了。

“醒了?哥们你可真行,爬那么高还把脚伸外面,也不怕掉下来。”

下面的人见到赵映浦醒了,拿着手电照到他旁边,说道。

“几点了?”赵映浦借助手电的反光也大概看清了下面站着三个人,不远处的挖掘机旁边还有七八个人在忙活,显然这帮人是来偷油的。

“都快四点了,老规矩,钱你拿着,也不能白辛苦一晚上。”底下有个撑伞的人叼着烟,扔上来湿漉漉的两百块钱,这就准备转身离去。

“哎,等下…”赵映浦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喊住了这几个人。

“干啥?想坏规矩吗?”底下那几个人一听赵映浦叫停,转过身来,这次就没那么客气了,三把手电直直的照向了赵映浦。

强光晃得赵映浦睁不开眼,连忙拿手挡住了眼。

“照毛啊,你们哪个村的?”原来赵映浦刚才忽然想到,自己如果将车租给工地的话一定要和这些油耗子打好交道,如果可以的话,甚至可以合作。

“薛家庄的,你想找事?”显然来人并不在意暴露身份,能在村里混起来的这帮人下手都比较黑,为人也比较狠,平常还真没大有人和他们过不去。

“薛家庄?你们认不认识薛天龙?”赵映浦忽然想起自己的初中同学薛天龙就是薛家庄的,前世他好像听说薛天龙因为涉黑在18年的严打当中被判了无期徒刑。

“草,我和你很熟吗?你叫什么?老子就是薛天龙!”赵映浦这一问不要紧,底下领头那个将烟头一扔,嚣张的说道。

“草,我赵映浦,你说熟不熟!”赵映浦没有想到自己重生之后居然接二连三的遇到熟人。

在上学的时候薛天龙当时和赵映浦关系还真是不错,当初学校要解雇薛天龙,还是赵映浦牵头让全班同学签字才留下的他。

不过后来薛天龙还是被解雇了,失学后薛天龙成天和社会上一般人混,这才走上了涉黑的道路。

“我擦,真假?硬哥,真是你啊?你什么时候混成工地看铺的了?”

薛天龙也没想到在工地上能碰到熟人,仔细一看还真是赵映浦,他兴奋的拿着铁锨把敲打着水泥管说道。

“你才看铺的,我草,几年没见你混的可以啊……”赵映浦兴奋的从水泥管上跳了下来,先给薛天龙来了个男人式拥抱,然后两人互相彪起了脏话。

男人之间的沟通很简单,大半盒烟下去,基本上这几年再忙活啥就都知道了。

“我说天龙,你这是涉黑啊,也不怕被抓进局子?”原来薛天龙比赵映浦知道的还要早,在11年他就开始有意识的组织团体,搞些非法活动了。

“硬哥,我又不像你,有文凭能找到工作,我特喵的初中都没毕业,得找点活路弄点钱花啊。对了,这工地你爸的吗?我让他们把油倒回去!”

薛天龙还是很承赵映浦的情的,聊了几句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偷的油是赵映浦父亲工地上的。

“倒毛,又不是大家家的,算逑吧,你这一晚上也弄不了多少钱啊,这几台车的油也就万八块钱,我看都不够你这些小弟吃饭的。”

“硬哥,我听你那意思你还有别的来钱路子?你要有我跟你干啊,别的本事我没有,你还不知道我吗,指哪打哪!”

薛天龙在某些方面确实不傻,一听赵映浦话里有话,登时反应过来。

“我倒是有个想法,不过不知道还能不能行,对了,你手机多少,能行到时候我联系你。”

既然偷油的是自己人,赵映浦顿觉万事俱备了,基本上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在掌控中了,剩下的就是拿下财政的局的领导,达到自己的目的了。

“行,你别忘了我就行,我给你打过去…对了,硬哥,这几年也见不大着你,陈富贵出狱了,不过他母亲去世了,你要不要去看看。”

“他还住在薛家庄吗,我过两天去看看……”提到陈富贵,两人都有些黯然,陈富贵可以说是赵映浦不同村的发小,他的智商有点低,但是力气却大的惊人,从小就是和他的老母亲相依为命。

在中学的时候陈富贵因为村里人欺负自己老母亲,拿铁锨打死了两个成年人,由于他当时还未成年,只是被判了十年的劳动改,想不到今年提前出狱了。

“去看看吧,陈富贵长得又高又壮,和个铁塔一样,大家村一般人都不敢走他家门口了,嗨,不说了,硬哥,改天咱们一块喝酒,大家得走了。”

薛天龙的小弟拿手电给他打信号,准备收工了。

“富贵,嗨,等忙完这两天我就去找你……”薛天龙走后赵映浦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明灭的烟头映的本该年轻的脸上多出了许多沧桑。

上一章| 下一章
投月票 投推荐票 打赏
×
账号余额: 0 美高梅币 | 本次花费 1000 美高梅币
去充值
鲜花
100美高梅币
咖啡
200美高梅币
神笔
500美高梅币
跑车
1000美高梅币
别墅
10000美高梅币
礼物数量
-
×
20
+
赠言
送礼物
投月票 投推荐票 打赏
×
账号剩余月票数 0 如何获得月票?
月票数量
-
×
20
+
赠言
投票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