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录
设置
书架
书页
礼物
投票
设置
阅读主题
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
字体大小 A- 18 A+
页面宽度 900
保存
取消
正文 第19章 迷之勇气
编辑:云中君| 字数:2672| 更新时间:2018年11月08日

楚南的话带着些许搞怪,但落在皇甫华耳朵里不亚于一颗炸雷。

恰好易容丹药效到了,他刚把头转过来,就看到了楚南那张男性的脸,宛如见到了地狱爬出来的恶鬼,瞳孔缩至针尖,脸色也随之骤变。先是红后是白,楚南没想到短短片刻人的脸色能变换得这么快。

“啊!!!”

皇甫华睚眦欲裂,发出一声高亢的惨叫,若不是楚南及时用胳膊勒住他的脖子,很可能猝不及防就被从背上甩下来。

“别叫,再叫老子马上就打死你!”

楚南如同一条蚂蝗紧紧地贴在皇甫华的背上,一手勒着他的脖子,另一只手则掏出一把手枪顶着他的脑袋。

这一年多以来,楚南可没有闲着,不仅修炼没落下,炼丹制毒甚至炼器也都有涉猎。

虽然他炼器手法很一般,但制作一堆零件组枪还是小菜一碟。

最难的反而是子弹,为了追求威力,楚南弃用火药选择了用灵石雕刻。

效果也是显而易见,灵石手枪子弹比巴雷特大炮的威力还大数倍。

现在楚南手里拿的说是手枪,倒不如说是手炮来的合适。

梦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!

皇甫华正做着美梦,没想到梦醒了现实太残酷,楚南直接一言不合玩儿变性,差点没把他吓尿,大呼小叫个不停。

楚南气急,对着地上开了一枪,轰隆一声地面出现了一个大洞,飞溅的泥土砸在皇甫华的脸上,也终于让他沉着了下来。

这么近的距离来这么一下,不止是脑袋,恐怕连脖子也都能崩没了。

见识过沙鹰的威力后,皇甫华唰地一下冷汗就下来了。

“贼子好胆!居然敢把主意算计到你家爷爷头上了,纳命来!”

旁边忠伯很快察觉到了异常,看到楚南竟敢劫持自家少爷,不由暴怒,狂吼着就冲上来欲对他出手。

金丹期修士已经是名动一方的强者了,忠伯看起来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,但实力可一点没打折扣。

攻击还未至,强劲的气势就已经笼罩了楚南。

忠伯的气机已经全都锁定了楚南,金丹期强者的压力可想而知,楚南只是个还没到筑基期的炼气杂鱼,顿时汗毛倒数。无边杀机袭来,周围空气像是连着降了好几度,连呼吸都快凝滞了。

正当楚南握紧沙鹰准备出言威胁之际,却看到贺定宏已经杀到忠伯背后,而且是比他更快。

也正是多亏了楚南搞出的动静吸引了忠伯绝大部分的注意力,才能让贺定宏成功地突进到忠伯身边。

杀机已至,忠伯背后突然如针扎般疼痛,顿时悚然一惊,快要落到楚南头顶的攻击连忙借着转身之机迎向了身后的敌人。

轰!

贺定宏与忠伯两人四掌相对,顿时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爆响,双方僵持的场景还没维持片刻,下一秒忠伯就已经口吐鲜血地倒飞了出去。

两人本就差了一个大境界,又是一个有心算无心,忠伯仓促之下如何能抵挡,仅仅一招就被重创。

猛烈的冲击波以两人为中心开始扩散,首当其冲的就是旁边的楚南与皇甫华。

两人实力相差太多,哪怕连战斗的余波也抵挡不住,立即化作滚地葫芦摔在了地上。

楚南实力太差,胸口像是被狠狠砸了一锤似的当场吐血,皇甫华情况要好些,但也被摔了个灰头土脸,七晕八素。

忠伯从地上的人形大坑中艰难爬出来,脸色显示不正常的潮红,胸前的血迹鲜艳又刺眼。

他紧盯着对面的贺定宏,神情无比凝重,到现在他哪还不知道这是一个经过精心谋划局,他和皇甫华都不知不觉地落入局中。

皇甫华就是个废物二代,身旁有忠伯鞍前马后根本不想自己动脑,根本没有察觉到危险。

而忠伯这个老僵湖还是难免看走了眼,被楚南误导以为只有这么点东西,没想到他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,楚南身后还有贺定宏这个大神在。

只见他沉声道:“这位朋友,不过是路过,哪里用摆出这样的阵仗?若是手头紧,这些就当是孝敬您的!”

说着他便解除了储物戒的绑定,一把扔了过来。

抢劫为财,忠伯此刻只想带着皇甫华脱身,尽管心疼储物戒里有自己所有财产,但为了保命还是果断地抛了出去。

皇甫华惊魂甫定,为了活命也有学有样地将手上的储物戒扔了过去。

贺定宏接过打量了两眼,怪笑道:“算你们识相,不过这点东西就想打发我了?

我的胃口可比你想象的要大,我可以不杀你们,但要你们束手待缚。等传信给你们身后的势力拿到赎金后,才会放你们离去!你们是自己主动点,还是我亲自来?”

说着,还捏了捏拳头,顿时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脆响。

听完,忠伯不禁面色一沉,他还真是小看了对方的胃口。虽然贺定宏实力强大,反抗亦是找死,但忠伯也不是傻子,怎会轻易答应。

“朋友,你的要求太过分,恕在下不能答应!

若是你拿了赎金仍不打算放过大家,或者还不放人再次索要赎金,这可不行啊!

除非你以天道的名义发誓,否则只能刀兵相见了!”

“嘿嘿嘿,看来你不傻嘛!”

贺定宏丝毫没有计谋被拆穿的窘迫,反而很光棍儿地承认了。

他还真这么想过,想着抓住后继续勒索钱财赎金,但很快就放弃了。

对方明显背后有强大势力,虽然要挟能获得更多的钱财,但钱再多也要有命花呀,说不定对方的强者就已经杀过来了。

贪心不足可是会撑死的,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能抢多少算多少,然后将这俩人杀人灭口。

忠伯见贺定宏眼中闪过一道寒芒,顿时暗道不好,连忙说道:“朋友,做事莫要赶尽杀绝!你可知大家是皇甫世家的人,招惹大家就是自掘坟墓,千万不要自误!”

被逼得没办法了,忠伯只能抬出自家的名头希翼能吓走对方,最起码能让对方顾忌也好。

皇甫世家?很利害吗?

楚南心中疑惑,暗自猜测这个皇甫世家是什么来头。

当贺定宏听到对方是皇甫世家的人后,整个人也愣在了原地,眼中光芒闪动似乎在权衡其中的利弊。

场中安静了下来,包括楚南在内所有人都在等着贺定宏开口。

对于忠伯来说,更是生死一念之间的大事儿,心也不由地提到了嗓子眼。

可偏偏这个时候,总有不开眼的人冒出来!

“哼,听到我皇甫世家怕了吧!不想死的话就把东西还回来并乖乖认错,否则家中强者定叫你人神俱灭!”

皇甫华这个二世祖,仗着皇甫世家的名头横行霸道惯了,见贺定宏迟疑便认为对方怕了,居然口出狂言。

此言一出,所有人都惊了。

忠伯瞪大了眼睛,不敢置信地看着还在趾高气昂的皇甫华,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。

真是无知者无畏,就算他是皇甫世家的人,但也要对强者心存敬畏,要知道贺定宏可是出窍期的大能,而他只是个开光期的菜鸟,蝼蚁一般的存在。

他怎么敢?

他凭什么敢!

楚南也是愣住了,好半天才回过神来。

真怀疑这家伙的脑回路是不是比正常人简单许多,只凭一个自家名头就敢在这种情况下对一名强者如此呼喝,怕是梁静茹也给不了他足够的勇气。

简直是迷之勇气……

忠伯一边在心里怒骂,一边小心地盯着贺定宏的脸色。

他好不容易软硬兼施让对方顾忌,结果皇甫华真是个猪队友,如果能回去,绝对不会再惯着这位不知天高地厚的二世祖,但问题是也得能回去啊……

如果随便一个阿猫阿狗都能骑,在头上拉矢撒脲,这就不是楚南认识的贺定宏了。

贺定宏的反应也没出乎他的预料,扯出一个残忍的笑容道:“桀桀桀,皇甫世家了不起吗,老子还非要杀几个看看!”

说着他手掌抬起,汇聚风雷之势扑了过去。

上一章| 下一章
投月票 投推荐票 打赏
×
账号余额: 0 美高梅币 | 本次花费 1000 美高梅币
去充值
鲜花
100美高梅币
咖啡
200美高梅币
神笔
500美高梅币
跑车
1000美高梅币
别墅
10000美高梅币
礼物数量
-
×
20
+
赠言
送礼物
投月票 投推荐票 打赏
×
账号剩余月票数 0 如何获得月票?
月票数量
-
×
20
+
赠言
投票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